【最新现场画面曝光】2亿5000万融资打水漂 国家养牛中心沦为废墟

Powerranger     2018-02-12     检举

国家养牛中心私人有限公司(NFC) 自从被人民公正党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揭露经营出现弊端以来,爆炸性的内幕屡屡登上报章版面,反而设立养牛中心本该是要增加本地牛肉产量,减少依赖进口的初衷一一被模糊了。

更令人痛惜的是,这个愿景还未实现,偌大的牧场早已荒废。

《透视大马》前天派员走访位于森美兰金马士的国家养牛中心,记者站在入口处观察,与其说是牧场,不如说是“僵尸之地”更为贴切,眼望所及之处杂草丛生,渺无人烟,在在说明这个地方早已被人废弃。

从内到外,唯一可见的只有两栋巨大的荒废建筑物,一所摇摇欲坠的警卫室,以及已成銹铁的格栅,勉强阻止外人进入。

犹记得2010年总稽查报告揭发NFC经营管理存在弊端时,报章封面头条写的标题是“国家养牛中心私人有限公司无法达到政府设定的年度牛肉生产目标。”

按照初衷,NFC原定每年饲养8000头牛,但当时耗资了7400万令吉,却只养了3289头牛,仅仅达到目标的41%。

这家交由巫统妇女组主席莎丽扎的丈夫--莫哈末沙烈经营的国家养牛公司,被反对党议员踢爆公款遭人挪用来购买豪华公寓,而揭露这宗丑闻的拉菲兹和银行职员佐哈里,则因为抵触银行及金融公司法令,本月7日被法庭判处罪成入狱30个月。

在附近油棕园工作的工友告诉记者,所谓的养牛场已经废弃多年。他们还仔细的引路,说明若要进入牧场,就必须循着一条黄泥路直行,抵达拱门后左转,就能抵达目的地,而唯一的辨识物,就是水槽。

“你会经过一些员工宿舍,路牌都不太清晰,所以留意大水槽吧。”

“那里已经没有人了,没有生物、没有工人。”

大家也不确定当初在那里工作的工人都搬到哪儿去了。

官方数据和媒体报导皆注明,国家养牛中心在2009年获得政府提供2亿5000万融资贷款开门营业,而根据条款,这笔贷款必须在3年后偿还。

莎丽扎与莫哈末沙烈膝下三名儿女,旺沙希努依兹然、旺依芝娜法蒂玛及旺沙希努依兹米在2009年期间,都是这家公司的董事。

然而,这家公司后来未能履行它必须在金马士牧场畜养8千头牛的目标,管理失当,令公司面对巨大亏损,却没有人被追究责任。

养牛中心留下的烂摊子如何处置,没有下文,但法庭却对抖出这宗弊案的拉菲兹和佐哈里有了定案,两名举报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争取上诉,希望驳回监禁刑罚的行动才刚要开始…

相关新闻

涉泄露银行机密 拉菲兹监30个月 国内新闻

拉菲兹预录了一段视频,在法庭宣判他监禁30个月后,上载到他的脸书。

(莎阿南7日讯)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兼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涉嫌泄露银行机密资料,违反银行和金融机构法令案罪成,被判30个月监禁。

地庭法官赞里也裁决,前银行书记佐哈里与拉菲兹同谋罪成,同样判处30个月监禁。

赞里是基于拉菲兹和佐哈里在自辩中,无法挑起控方合理疑点而作出上述裁决;此案主控官为莱拉瓦蒂副检察司。

不过,法庭批准佐哈里代表律师拉蒂花,以及拉菲兹代表律师阿末尼占要求暂缓刑期的申请,以等待上诉。

根据联邦宪法第48(1)(e)条文,如果被判坐牢1年或罚款2000令吉,或两者兼施的人士,不可成为候选人,而被判同样刑罚的人民代议士将失去国会议员资格。

41岁的拉菲兹被控于2012年3月7日,在公正党总部向两名记者透露国家养牛公司、国家肉类与牲畜有限公司、Agroscience公司和国家养牛公司主席拿督斯里沙烈在大众银行的账户资料。

他因此被控抵触银行和金融机构法令第97(1)条文,可在相同法令第103(1)(a)条文下判刑,一旦罪成,最高刑罚为监禁3年或罚款最高300万令吉,或两者兼施。

47岁的佐哈里被控于上述时间和地点,与拉菲兹同谋,他在上述法令第112(1)(c)条文下被控,可在同样法令第103条文下判刑。

拉菲兹被判违反银行和金融机构法令案罪成,监禁30个月后,其脸书上载了一段他预录的视频,视频中,拉菲兹指如果大家看到该段视频,表示他已经被关押起来。

他也在视频中重提他在6年前与前银行书记佐哈里为揭发养牛案丑闻所付出的努力,但是,他也为人们的善忘表示遗憾。

“6年过去,一些人已经忘记了,但是,一些人不会忘记,因为,他们成为了社会继续纵容贪污的受害者。”

他也遗憾在养牛案中,除了他和佐哈里受到对付之外,其他涉及的人都平安无事。

他表示,他和他的家人都会接受已成的事实,他也希望,那些为不公而感觉愤怒的人们,不要让怒火就此熄灭

欢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们群组《我要爆料》,或者发邮件到我要爆料粉丝页。我们会有专门记者,帮你编辑成为文章,发布到我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