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100%全盤接受中資項目!是中國最新一個省!大大力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Alan     2017-01-16     檢舉

大馬100%全盤接受中資項目!是中國最新一個省!大大力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點評社會與政經現象,給你觀點

那些不喜歡華裔的馬來人,或否認華裔為對等公民,叫華裔為「外來者」或「非法公民」者,現在最好把臉轉過去。

我們相繼受葡萄牙、荷蘭與英國殖民。馬來主權的捍衛者如今必然深感痛苦,因為馬來西亞即將成為「馬來西亞省」,歸入中華人民共和國。

作家傅好文(Howard French)稱非洲為中國的「第二大陸」。

再也無人能比「新巫統」的歷史學家,更具效率地重寫馬來亞/馬來西亞史。馬來主權捍衛者目睹納吉央求北京,必讓他們深感混淆。馬來西亞歷史定將再度重編。

現代版拜里米蘇拉?

孩童在校園學習時嘗知,一名來自巨港的變節印度王子——拜里米蘇拉,乃是馬六甲王朝的創始人。他把馬六甲打造為此區域最重要的貿易港口,阿拉伯、印度、印尼群島、中國商人蜂擁而至,乃當時一大強國。中國航海家鄭和下西洋,到馬六甲會見拜里米蘇拉。

1411年,拜里米蘇拉前往中國,向明成祖朝貢,以尋找貿易契機,建立外交關係。更重要的是,他尋求庇護,以讓馬六甲免受阿育陀耶(暹羅)與滿者伯夷(爪哇)的攻擊。

納吉是現代版馬來西亞的拜里米蘇拉嗎?

最新評論:

×××大馬不必全盤接受中資項目×××

去年訪華時宣布了多項中國巨額投資項目,讓中資成為當下火熱的議題。

我們原則上歡迎中資,正如我們歡迎來自任何國家的外資,前提是這些投資必須符合馬來西亞的國家利益。什麼才是我們真正的國家利益,則是另一個值得討論的議題。

過去數周,國陣巫統政府試圖把自己塑造成吸引中資的有功者,而馬華公會更公開充當中企的代理人;同時,在野黨則被指逢中必反,指責在野黨破壞馬來西亞經濟增長的寶貴機會。

然而,真正的情況是:國陣巫統政府放任中資自由進駐各類投資項目,而在野黨則主張我國理應慎選中資項目,以保障國家利益。

有者辯稱我國急需中資湧入,重振緩慢的經濟增長率,因此大馬沒有太多選擇的餘地,必須坦然接受任何中資項目。

然而,不管來自任何國家的外資,政府都有責任加以監控和管制,中資也不能例外。

不能放棄堅持底線

對於外資進行管控,不能因為中國經濟強大、馬來西亞此刻經濟衰弱,而放棄對一些底線的堅持。中國其實遠比馬來西亞更需要對方,特別是中國需要馬來西亞的參與,以期實現一帶一路的願景。對馬來西亞而言,真正需要中國的是納吉,他依賴中資解救其失敗的一馬公司。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9月、10月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包括了涵蓋大部分中亞國家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以及以東南亞國家為主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一帶一路是結合地緣政治重組及經濟考量的大戰略,展現中國日益強大的國力之餘,也讓中國輸出基礎建設,解決國內產能過剩的問題。中國建築業以相對低成本著稱,在基礎建設領域可說是世界的佼佼者。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當中,有很多發展中國家,正需要基礎建設的翻新,但中國的倡議並沒有因此而更順利。在歐巴馬的時代,俄羅斯是中國聯手制衡美國的盟友,如今俄羅斯與川普掌政的美國或許會重啟合作,這是中國眼前的一大挑戰。美俄合作,將威脅以中亞國家為主的「一帶」的可行性。

同時,東北亞(日本、韓國、台灣)一直以來,都是中國的戰略競爭對象。

唯有東南亞,是中國較有可能取得策略成效和經濟成果的區域。即便沒有一帶一路倡議,寮國、柬埔寨及緬甸在貿易與投資方面本來就已經重度依賴著中國。若要讓一帶一路的願景帶來新的益處,中國必須把重點放在東南亞較開發的國家,如印尼、馬來西亞和泰國。

大馬成中國新目標

不過,中國在印尼與泰國的鐵道工程都碰上釘子而延誤,這讓馬來西亞成為了中國最新的目標,希望藉助馬來西亞推廣中國的宏圖大計。

中國需要馬來西亞,多於馬來西亞需要中國,馬來西亞並不至於什麼事情都要乞求中國。馬中合作關係理應建立在互惠互利原則,而非中國單方面受益。

為了鞏固搖搖欲墜的政權,納吉不惜販賣國家戰略資產給中國國有企業,讓我們異常擔憂。

雖然我們在這樣的脈絡下難以定義國家利益,但我們可以透過下列五個標準檢視任何一個國家的外資:

第一,外資萬勿涉及貪污或走後門,以免國家債留子孫。舉例來說,在野黨極力反對東海岸鐵路計劃,因為該計劃沒有經過公開招標,價錢過於昂貴,中國承包商與馬來西亞政府各自公布的造價相差了整整90億令吉(承包商460億令吉、政府550億令吉)。

第二,不能出售國家戰略資產。要定義資產是否屬於戰略性質並不容易,但發電廠和港口,在大多數國家,都會被當作是戰略資產。馬來西亞是一個沿海國家,沿靠世界最重要的海洋通道之一馬六甲海峽,以及最具爭議的海域之一南中國海。馬來半島從關丹到馬六甲,再到巴生及檳城,大部分的港口皆已看到中資的進入或者準備併購。港口的擁有權一旦落入外資手上,無論是中國與否,對於一個國家未來的國防和戰略,都是個挑戰。

第三,外資一定要善用本地材料。允許大型工程完全引進和使用外國材料,根本不符合經濟效益,也將加劇國際收支不平衡,並且導致本土企業被邊緣化和萎縮。

第四,外資必須增加本地就業。據我所知,在柔佛和馬六甲的一些中資的工程計劃,完全使用中國勞工,沒有為本地勞工創造工作機會,意味著馬來西亞小市民並不會從中受益。

第五,馬來西亞已有太多本土發展商,沒必要再引進外國發展商。房地產的本質帶有投機性,投資在房地產業並不能帶來長遠的經濟利益。

應投資科技及技術

馬來西亞真正有需要從中國引入的,是科技與具備技術轉移的投資。中國在很多領域扮演科技龍頭,馬來西亞可在這方面學習。中國在基礎建設也是領航者,可以為馬來西亞提供有關技術訓練,只要沒有涉及貪污和走後門,都是馬來西亞學習和引進的對象。

外資進駐,政府有義務確保本地勞工獲得更好的就業機會,也確保本土企業因市場擴張、技術提升,及向外國夥伴學習而得益。

總結,中國投資不是一個問題,但任何損害馬來西亞國家利益的外資項目,是我們反對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