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越迟越不利!若大选落在明年,4月9月最合适!

HeroExpress     2016-12-13     12     检举

林瑞源:如果大选落在明年,就只有两个比较适合的日子,即4月及9月。

首相纳吉日前表示,很享受人们猜测大选日期,而坊间也开始出现各种猜测。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预测,随着槟州高等法庭已经在明年敲定34天来审理槟州首长林冠英的贪污案,第14届大选可能在9月即国庆日60周年庆典过后举行,因为首相想要先让林冠英被定罪,取消他在下届大选参选的资格,从而阻止他继续出任槟州首席部长。

如果大选落在明年,就只有两个比较适合的日子,即4月及9月。

1月28日是华人农历新年,华人新年后有一个空档可以举行选举,因为5月尾就是斋戒月,开斋节的庆祝活动会到7月,所以8月过后又有另一个空档。

60周年国庆确实是普天同庆的日子,而大马又将在明年8月19至31日主办东运会,在这种氛围下很容易营造美好感觉。

如果纳吉要在下届大选采用新的选区,就只有等到明年9月,因为重划选区动议预料在明年6月才呈上国会,寻求通过。

另一个大选势必在明年举行的原因是安华将在明年年底出狱,安华的演讲煽动力强,如果大选拖到2018年,巫统将有麻烦。

不过,除了以上因素外,我认为首相也必须考虑以下几个情况,否则将顾此失彼。

首先是国家经济的好坏。很多商家已经感觉到2017年的经济会更糟,因为消费能力及马币没有起色,外围情况也不好,中国的巨额投资起不了多大作用。

预料美国将在本周加息,2018年升息步伐会加快,资金将加速回流美国,这将加剧马币的跌势。

如果不幸,特朗普实施贸易保护主义,引发贸易战,大马的出口也会急挫;一旦经济衰退,掀起更多的裁员行动,将冲击乡区。

巫统决定与伊斯兰党合作,大打宗教及穆斯林团结牌,但经济因素可能破坏这个策略,也会影响60周年国庆的美好感觉。

一旦经济衰退,需要一两年时间来复苏,所以趁经济还有成长时举行大选,才是上策。

其次,必须提防国阵内部出现分化。虽然现在还看不到巫伊合作对国阵成员党基层的冲击,但它迟早会发酵。

玻璃市州立法议会通过2016年伊斯兰法行政(修正)法案已经引起国阵成员党的质疑,如果明年3月政府接管修改355法令,其修改内容触及成员党的底线,那么裂痕将会逐渐扩大。

政府将修正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及离婚)法令,以及修改联邦宪法12(4)条款,即涉及18以下孩子改教课题时,把“Par e n t”的字眼,以“Parents”取代。如果巫伊合作激化宗教情绪,造成修法无法通过,成员党将难以化解基层及民众的压力。

砂州国阵已经要求更多自主权,拖延越久,东马本土意识可能不受控制。

此外,巫统的团结能否经受时间的考验,伊党基层对巫伊合作是否会有反弹,也令人关注。

接下来,国阵也必须注意非马来人及巫统党员对马哈迪与行动党合作的接受程度,如果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多人逐渐能够接受希盟对于与敦马结盟的说词,那么政治风险将扩大。

纳吉要人民抉择,是选以巫统为首的政府,还是由行动党主导的政府,如果马来人不再惧怕行动党,而非马来人不抗拒与敦马联手,即使国阵采用新的选区划分,也无济于事。

让反对党有更多的时间磨合,对国阵有弊无利。

纳吉在上届大选,等到任期即将届满,才解散国会,但是成绩一样不理想,所以拖延绝不是好的策略,也未必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