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经济危机或扩大,大马人民如何应对?暂停征收消费税(GST)可行吗?

sky     2016-12-15     9     检举

2016年将近尾声,世界乱了套,美国特朗普上台,欧洲各国大选孕育变局,亚洲的日韩也面临诸多不确定性。资本市场也注定不会太平,有三大趋势将发生扭转,它们的变动将给股市、楼市和货币市场带来难以预估的冲击,切不可掉以轻心。

2017年经济危机或扩大,大马人民如何应对?暂停征收消费税(GST)可行吗?

从环球投资的角度来说,2017年是一个转折年,可能是迎接最困难的投资年份。

这个年份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变化主要体现这几个方面,一个2017年是世界主要经济体政策变化最大的一年。

狂人特朗普将于17年上任,毫无疑问一系列政策的博弈要开始,中美关系变的更加不确定,更加不可预测,既和蔡英文直接通话并称对方为“台湾总统”之后,特朗普在接连在推特发文抨击中国,每天媒体在头条新闻里头,大量的东西把你吓的够呛,到底是什么结果不知道,至少每天会有很多新的消息,这是造成市场巨大波动的主要来源,美国新总统是第一。

第二个看看欧洲的情况,意大利的选举再现黑天鹅,随之而来的就是法国的大选、德国的大选,全部的问题直接关系到欧元区的稳定,直接关系到欧元,因为欧元连着美元,全世界第二大货币有任何风吹草动,全球资本都得重新配置。

第三整个亚洲的情况也不是特别妙,韩国朴槿惠“闺蜜门”引发的举国动荡,日本兴风作浪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台湾民进党和特朗普眉来眼去,展开谈有很多内容,点到为止。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相信大家都有深刻的感受,任何人都知道,产能过剩的调整、经济结构的调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这个过程在2017年还会有所体现。

综合上面这些因素,从操作的角度来讲,2017年是很可能会出现异常市场波动的一年,投资者要做好思想准备,可能某天突然发生市场暴跌暴涨的事情,都要顶得住,2017年可能产生很多这样的现象,要学会习惯。

美林银行最近做了一个2017年海外基金经理的调研,这个调研问卷包括了177个全球范围内投资的基金经理人,大体上管着4560亿的资产。

从数据上看,有两个关于世界经济长期趋势的判断。

第一,85%的人认为2017年通货膨胀肯定会起来,而且会比2016年要高,这个比例创了2012年的新高。

第二个长期趋势的判断是关于大宗商品。这个图显示的大宗商品价格是1720年到2020年,1890年的时候开始的进入了一个新的上升通道。

2017年经济危机或扩大,大马人民如何应对?暂停征收消费税(GST)可行吗?

为什么用这么长的历史数据呢,是想告诉大家人类整个活动离不开地球,大宗商品都来源于地球,整个地球就这么大,地球的资源会越来越少。人类开采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尽管技术、劳动生产力水平在提高,开采成本会越来越高。

在新的技术变革、新的清洁能源模式被大规模研发和利用之前,这种情况不会得到很好的缓解。而随之带来的影响是,资源越来越少了,获取成本越来越高了,全球经济持续不景气。

就国内而言,有业内人士透露,明年起,冰箱将迎来整体涨价,这是国内冰箱五年来首次提价,涨价原因是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另外,相对于国庆节前,全国水泥均价已上涨4.6%且上涨势头不减,原因是受煤炭价格上涨等多因素推动;今年初至今,动力煤主力合约价上涨76%,焦煤主力合约上涨80%。大宗商品涨价,随之而来的是各种生活用品的涨价,老百姓的日子会更难了!

股市持续震荡、马币不断下行,物价上涨已现苗头,有一定积蓄却不知如何保值升值的中产阶级投资者,陷入了集体焦虑状态,谁来为他们解忧?

拯救大马经济5大建议

马来西亚的政治和经济双重危机闹得沸沸扬扬,成为国际焦点。观察眼下迹象和气氛,一场深不见底的经济风暴经已成型,且有一触即发之势。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国阵政府要么“闻风不动”,要么“如风过耳”,完全不愿正视或承认危机来袭,更遑论从基本宏观经济角度理解局势并作出应对行动。

2015年8月12日,全球主要股汇暴跌,马币对美元汇率跌至17年来的新低,以致1美元兑4令吉。

大约一个多月前,有关汇率只冲破1美元兑换3.80令吉的心理防线,可现在已跌破4令吉!

每当国家币值下贬,马来西亚国阵政府的最惯常回应不外是“较弱的令吉将有利于出口业和旅游业”。事实上,全球因素如中国政府放手让人民币重贬所引起的骨牌效应,已导致情况越发复杂甚至恶化,加剧经济动荡。

身为负责任的国家领导人,我们必须正视问题,不要自欺欺人。例如,新官上任的财政部副部长拿督佐哈利认为无需惊慌失措;旅游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甚至为此叫好,认为令吉贬值有利国内旅游业;高等教育部长拿督伊德里斯朱索则宣称,较疲弱的令吉可吸引更多外国学生来马求学。这些言论对整个局势毫无意义和帮助。

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马来西亚各行各业过度依赖非技术外籍劳工,而投入在改进或提升收入、生产力、技能和科技方面的努力可谓少之又少。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2003年海湾战争导致原油和原产品价格翻倍,此后马来西亚靠石油收入来维持整体经济,当然其中也包括为国阵政府的挥霍无度买单。

2008年,美国联邦储备局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出台了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货币政策,而马来西亚的经济则倚重举债消费和房地产炒卖的投机活动。

马来西亚窘境

当国家长期依赖廉价劳动力,意味着出口贸易的现实情况并不比想像中强稳。当中,马来西亚显著的经济产出如:石油、天然气和原产品,价格都在下降。

更糟糕的是,这个情况有别于1997年金融危机。马来西亚和亚洲经济已无法像1997年那样,借由出口贸易摆脱困境,这是因为全球最大的出口目的地——美国,其经济复苏并未如预期般乐观。

今天,在世界经济的四大火车头,即:美国、欧洲、日本和中国之中,虽说美国经济表现不俗,但其实力表现仍较1997年亚洲经济危机期间逊色。另外,其他如俄罗斯和巴西等国家的所谓“新兴经济体”,现在几乎都已经“沉没”。

一方面,马来西亚多靠美国这出口目的地的市场;而另一方面,为了促进出口,日本、欧洲和中国目前正争相将各自货币贬值,引发一场货币战争。这或许是即将爆发危机的最可怕部分。

我希望,正值国家面对严峻考验的此时此刻,内阁部长不要再发表诸如“令吉疲弱有利出口业”的谬论。根据最新的《国家银行报告》数据证实,马来西亚在2015年第二季度的出口总值下降了3.7%,而在这整个期间马币一直都在贬值。

另一项主要挑战,在于如何调整量化宽松所造成的“新常态”。2014年杪,当美联储宣布结束量宽政策时,原油价格应声暴跌。从2009年到2014年间,整个亚洲因量宽政策而导致资产价格膨胀,因此不得不面临艰难的调整。

然而,高企的家庭负债率和严重的房地产炒卖活动,或使马来西亚的调整更为痛苦。令人担忧的是,倘若美联储于9月宣布加息的话,那么马来西亚经济又得面对新一波的冲击。

鉴于国家出口方面的局限、各大货币竞相贬值及美国进口放缓的大环境,马来西亚在短期内难在出口方面有太大进展;再加上国内政治危机、美国宣布加息以及石油价格崩溃,估计马币币值情况不容乐观。但不管怎样,我们仍需为国家找一条出路。

由此,我提出以下五大建议,在危机发生前拯救马来西亚经济:

(一)纳吉须即刻辞去相位事情发展到今天,让我们认清一个事实,即: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正是肇因。虽说影响我国经济衰退的还包括其他全球因素,不过,纳吉却是导致人们对马来西亚制度完整性信心尽失的肇因。纳吉已无法挽回其首相威信,因此只要他还在位一天,马来西亚经济就多受戕害一天。

(二)任命贤能具备的财长即便执政党的领袖们迄今尚无法罢免纳吉相位,然而为了国家经济前途,有关当局应立即物色一名精通宏观经济的贤能,受命出任财政部长。

无论如何,这种首相兼任财长的做法应被废止。纳吉的个案,足以显示有关做法已导致灾难性的结果。我认为新财长人选有二:放眼现有内阁,拿督斯里慕斯达法或是驾驭经济的最佳考虑;若要在体制外找人的话,联昌银行主席拿督斯里纳西尔将为不错人选。

暂停征收消费税

(三)暂停征收消费税一年由于依赖美国经济作为唯一和最终消费者目的地,全球市场胶着于无法永续的情况,即便出口有见成长亦非常有限。我们必须确保足够的国内消费,以迅速遏制经济情况进一步恶化。

经济不景之于经济学者,或有不同解读;但是对普通百姓而言,却只有一种感受:生活的压力。随着马币剧跌,进口通胀将导致物价腾涨。为了确保国内消费不会崩溃,其中一项干预就是废除消费税,或至少暂停有关征税一年再作审查。

(四)中止朋党的大型项目所有大型项目或计划应被中止,并对其进行“外汇影响评估”。许多大型发展计划如马新高铁和捷运,费用皆极其昂贵。其实,若我们以更省钱和高效率的因素作为考量的话,这些大型发展计划根本可有可无。

过去,国阵政府应对危机的惯常作法,就是注入巨额给朋党去进行大型发展计划。这些政府所驱动的项目或计划,通常雇佣非技术外劳投入运作,对广泛经济情况毫无助益。

(五)暂停输入非技术外劳马来西亚经济要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性改变,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减少输入非技术外劳,并推动和鼓励机械化和自动化的革新,让马来西亚的熟练工人获取较好的待遇。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宣布引进150万名孟加拉非技术外劳,这种做法非但不可取,且跟国家与国民的利益背道而驰。

当出口活动停滞不前,提高低收入阶层的工资来刺激国内消费,是在危机中求存的一项重要策略。提高低收入群的工资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马来西亚的家庭债务比例极高,而促进国内消费不能增加他们的债务。

我们正航向未知的水域。马来西亚需要有诚信,并在政治和经济方面称职的领袖来为这个国家掌舵,带领人民度过这艰难时期,并决定国家未来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