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希望您的承诺不再是个美丽的神话,可我等不到了...

superdaily     2016-12-16     69     检举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明天,周五,是个轻松的日子。而孟加拉籍劳工Mohammad Zahirul Islam,却开心不起来。这个星期,是他在新加坡的最后一个星期。因为准证到期,明天他就要离开这个工作了8年的国家....

38岁的Mohammad是一名建筑工人,问他愿不愿意离开,他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明显的不舍。他说,他的心留在新加坡了。

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工作。

“这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记得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巴士、工地,还有宿舍。”

尽管Mohammad深爱着新加坡,可是,他却交不到一个真正的新加坡朋友。

他并不是没有去尝试。

他说,“我有些朋友,但都是这儿的孟加拉或其他国家劳工。新加坡人也有,比如同事和老板。但他们都不是真正的朋友,更像是外人。”

“新加坡人叫我们出去玩,去喝酒,他们喝酒、买好吃的。可我不像他们那么有钱,我挣得很少。”

“而且,我是穆斯林,不能喝酒,所以我觉得很难为情。我们没法跟新加坡人一起玩,因为他们有钱,而我们没钱。

我就挣那么点儿。”

除了做建筑工人,Mohammad还有一个爱好,写诗。他有一个别人送的笔记本,平时乘巴士、地铁时,或工地停工的时候,以及在工人宿舍里,他就会掏出笔记本,记录下自己的想法,创作诗歌。现在,Mohammad已经完成了350多首诗,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新加坡写的。

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希望您的承诺不再是个美丽的神话,可我等不到了...

▲ Mohammad在写诗

Mohammad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去法国修读文学,取得文凭,当一名诗人。可是,这个愿望他暂时只能藏在心里,因为他要挣钱养活妻子和两个女儿。

每个周末,Mohammad都会去小印度的Dibashram,那里有一些来自孟加拉的艺术家和作家,他们经常在一起谈论文化和诗歌。

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希望您的承诺不再是个美丽的神话,可我等不到了...

▲ Dibashram

但是,让Mohammad郁闷的是,对于绝大多数新加坡人来说,他就是一个建筑工人,没有别的身份。

Mohammad说,“就算遇到一些比较有文化的新加坡人,我跟他们说我是个诗人,他们顶多会说:哦,那很有意思。”

“而绝大多数普通人不懂诗歌。我把这些诗歌翻译成英语,跟他们介绍孟加拉的文化。可他们对孟加拉根本不感兴趣。有的人甚至觉得可笑。他们问,‘哦,你是作家啊?那你在这儿干嘛?’”

Mohammad说,每次听到别人对他的梦想这么不屑,他就会很伤心。

他说,“我在这里也可以写作啊,我每个星期都去Dibashram。我也是作家,为什么他们就认为我只是个建筑工人呢?”

在即将离开新加坡之前,Mohammad在Jurong East 地铁站写下了他在新加坡的最后一首诗:《哦,新加坡》。

其中几句的大意是:

“哦,新加坡,

你将永远留在我的心中,我的诗歌里。

如果可以,请让你的人民知道我有多爱你,

就算没有人知道,我曾生活在这里。”

看了Mohammad的故事,新加坡网友的反应也很复杂。

不少新加坡人为这位热爱新加坡的外劳送去祝福:

kopienam:祝你好运!原佛祖保佑你和你的家人。希望你能成为一名诗人。

Hardcore79:感谢你的贡献!

Surferfan:继续努力,会有一个好结果的~

Dilemma:谢谢你,希望你一切都好。

但也有不少新加坡网友似乎比较冷酷无情:

“记住:在新加坡的每件事,无论是好是坏,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怪不得我们。”

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希望您的承诺不再是个美丽的神话,可我等不到了...

“好像抢走了我们工作的外劳们,还不怎么待见我们。”

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希望您的承诺不再是个美丽的神话,可我等不到了...

“我们国家的资源都跟你共享了,连国籍也对外国人开放了,你还想我们新加坡怎么对你?”

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希望您的承诺不再是个美丽的神话,可我等不到了...

一方面,新加坡的外劳们工作时间长,合约条款苛刻,生活处境艰难;另一方面,部分新加坡人认为外劳太多,和他们抢占资源,因此对外劳比较排斥。这种矛盾处理不好,冲突就会一触即发。

2012年11月,新加坡170名来自中国的[S.M]RT巴士司机发动罢工,理由是他们的收入比新加坡的司机低太多,住宿条件也很差。

2013年12月,上百名印度外劳因为一宗交通事故而暴动,砸、烧车泄愤。事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呼吁国人不要对外劳有不满情绪,以免发生更大的暴乱。

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希望您的承诺不再是个美丽的神话,可我等不到了...

▲小印度暴乱现场

新加坡外劳们的居住环境.....

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希望您的承诺不再是个美丽的神话,可我等不到了...
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希望您的承诺不再是个美丽的神话,可我等不到了...一个在新加坡呆了8年,即将告别的外劳的爱与恨...希望您的承诺不再是个美丽的神话,可我等不到了...

前两天,李显龙总理访问俄罗斯之前,还对俄罗斯媒体说,新加坡各种族和宗教族群能和谐共处,是因为各族群都相互包容。

希望这不只是一个美丽的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