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人必看,大力分享出去!富有的首长,贫穷的砂拉越,悲歌唱不完!

ccn6800023     2016-12-18     1476     检举

国际非政府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在展开了一项乔装调查,揭发砂拉越首长家族和商业伙伴,透过买卖砂拉越的土地,谋取暴利甚至典当砂拉越内陆人民的权益。

智库政改研究所(KPRU)认为,全球见证所公布的短片已经赤裸裸地昭告了泰益家族的贪污问题。但,即便砂拉越首长的丑闻一桩接一桩被国际组织揭发,并且提供了证据确凿的罪案证据,国阵最高领袖,首相纳吉却坐视不理,受命于国阵政府的反贪委员会无动于衷,显现了国阵政府完全漠视了东马的土地问题、权力集中问题、贫穷问题等等。

最富有的首长泰益

砂拉越州是天然资源非常富有的州属,然而砂拉越赤贫的人民数量却在全国居冠。当40%的家庭人均收入只有312令吉的同时,砂拉越州却拥有一名富可敌国的州首席部长泰益玛目。

国阵掌握执政大权半世纪的光景,造就了巫统一党独大以及朋党主义横行。而砂拉越的政治布局,自泰益玛目掌权以后,也维持了30年不变。唯一改变的是基尼指数(Gini Coefficient),显示了砂拉越州的贫富差距问题恶化,从1989年的0.441上升至2002年的0.445,再到2009年的0.448 (基尼指数以0为平等,1为不平等)。

根据瑞士维权组织布鲁诺曼瑟基金(Bruno Manser Fund)所发布的一份报告《泰益的木材黑手党:大马砂拉越政界人士的事实和数据》指出,泰益一人的财富估计有150亿美元(459亿令吉),足以超越马来西亚首富“糖王”郭鹤年的125亿美元财产。而其家族的资产高达210亿美元(相等于642亿令吉),分布在全球400家公司。

该报告也指出,泰益籍由掌握砂拉越首长的30年期间,通过垄断派发砍伐木材和种植合约、向其他国家出口木材、维持公共道路,以及生产与销售洋灰和其他建筑材料等等的权力,为家族成员和亲信累积财富。

而泰益家族所拥有的日光集团(CMS)也获得砂州政府颁发多项大型合约,包括总值3亿令吉的砂州立法议会大厦工程、维修砂州4000公里州级公路的合约,以及维修643公里联邦公路的15年合约等等。

相对的,在泰益掌权的30年间,砂拉越人民的生活基本建设却依然落后西马20年,超过70%的长屋居民深受无电无水供之苦,砂州道路的开发率也只有0.38%,导致居民只能依赖河道,学童甚至要长途跋涉步行几十公里的路到外求学。砂拉越的基本建设落后,也是砂拉越人民贫困、经济水平无法进步的主要原因。

拨款与实际所得不成正比

砂拉越在第八、第九和第十马来西亚计划里都分别获得了高达100亿令吉的拨款。根据资料,砂拉越在第九马来西亚计划下已经占了发展开销的7%,主要流入基本基建发展及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E)。

而在纳吉上任首相以后,推动6大国家关键绩效领域之加强乡村及内陆地区的基础设施,使到砂拉越也成为了第十大马计划下的发展重点。在15年以来,砂拉越在马来西亚计划底下得到了中央政府高达418亿令吉的拨款。

然而,15年来的各大马来西亚计划,并没有使到砂拉越和沙巴的基本设施与西马齐驱并进,砂拉越乡村道路建设和提升工程如今依然差强人意。《2011年总稽查司报告》揭露了砂拉越道路建设和其他相关基设的工程充满舞弊和偷工减料的例子。

在2006至2011期间,乡村及区域发展部计划在砂拉越落实175项总值17亿2700万令吉的工程,但截至2011年12月31日,只发出了10亿2447万令吉(59.3%)。而175项工程只完成了101项工程,当中的38项的工程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剩余的74项工程尚未完工,当中有13项(价值2亿2927万令吉)约17.6%已被列为问题工程。

此外,总稽查司报告也揭露工程没有严格监督施工以及一些承包商偷工减料,导致许多道路设计不完善并在短时间内就损坏不堪。马币上亿的基建工程最终都无法让人民受惠,劣质的道路状况,更可能让使用者赔上性命。

水坝之州

砂拉越州面积占了全国土地面积的三分之一,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州属,但是基础建设却相对落后。

从国阵政府放任泰益上位30年,并且在砂拉越推行砂拉越能源走廊(SCORE),计划建立18个巨大水坝,以及挖掘煤炭、石油及天然气所得的能源等等。相对于沙巴发展走廊,计划将沙巴发展成贸易中心,砂拉越推行砂拉越能源走廊可见国阵政府意在压榨砂拉越的丰富资源,并不真正关心砂拉越的民生和环境问题。

前首相兼财政部长阿都拉在就任期间推出了全国五项经济发展走廊计划,并在在第十二届大选来临之前为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arawak Corridor of Renewable Energy, SCORE)主持开幕。这项再生能源走廊一点能为主,计划为时23年(2008-2030),耗资3340亿令吉。但最大的受惠者却是砂拉越州政府所拥有砂拉越能源(Sarawak Energy),获得了千亿令吉的备忘录。

在这项计划之下,国阵政府有意在2022年之前建立9个面积相当于8个新加坡的大水坝,另外7个大水坝则在2022年后完成。(另外两个水坝意在计划开始前完成,那就是巴当艾水坝在1985年完成,巴贡水坝在2011年完成。)18个大水坝预计耗资440亿令吉。

这些大型的水坝计划主要是为了增加电量,然而我国的电源需求量需要18个大水坝才得以满足吗?(这并还未包括国阵政府计划中的核电厂。)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大型计划需要大量的土地、因此一大片的森林将被夷为平地。

首当其冲影响了砂拉越人民尤其是上万原住民和土著传统的生活。他们的土地被政府征用但却没有得到合理的赔偿,失去了土地,原住民和土著无法通过耕作维持一家数口的生计,连带地恶化了砂拉越的贫穷问题。

为了保护自己的土地,原住民也举办抗议活动、上法庭争取权益,然而,国阵政府摇晃着发展的旗帜,以及执政的便利,使到原住民的声音被削弱,两百多土地讼诉案件至今很多都并没有得到审判。原住民的和土著的生活苦不堪言。